1.2021大美新疆旅行笔记——NO12南疆初印象

2021大美新疆旅行笔记——NO12南疆初印象

92油价今天多少_温宿今天92号油价

谢邀,人在小城,刚刚睡醒。

虽然基于新疆旅行的普遍认同——北疆玩自然,南疆玩人文,但是对于到底什么叫“人文旅行”,每个人有着每个人迥异的见解。

有说到当地博物馆就人文了,有说到当地人的夜市小吃街就人文了,有说到老城区深巷子里的土著居民家喝茶就人文了,都行,自己玩的开心就好。

我个人的理解是——到风景中去,就是玩风景,到人民中去,就是玩人文。

库车是有点被不公平待遇的。

就因为“独库公路”,先“独”再“库”,因此独山子更多地沾光美誉,库车除了让人在穿越独库公路尾声再掀起一点点水花儿的库车大峡谷之外,很多人都把这里当做吃饭睡觉停车加油的存在。

此时一定有人出来打抱不平——还有库车王府啦还有库车老城啦还有拥有美丽转角回廊的清真寺啦还有历史悠久的那个那个那个古渡老街和古渡巴扎啦……当然还有著名的库车大馕和库车大馕城啦。

是的,答对了,都有,但是几乎等于,都没有。至少我去的时候,几乎都没有。原因嘛——疫情当然是有影响的咯,再有就是……说了怕被夹地一声叹息咯。

库车王府是没有选择的选择,除非不想花费55元门票以及时间,那么这座有意思的小城可能真的只剩下羊弱船了。博物馆自然是了解一个地方的最佳选择之一,库车王府对于纯粹风光爱好者及来去匆匆者显得非常无聊,但是花时间走一圈还是收获满满。

但我在库车最大的收获依然来自味觉享受。

这是一款薄荷味道的饮料,在冰柜里挖掘当地冰棍时的战利品,味道独特,冰后的薄荷更是让你“晶晶亮透心凉”。

奶啤是身兼牛奶爱好者和啤酒爱好者双重身份的我的惊喜。

毕竟在内地,只能通过个别电商,搞到某某奶啤,还得苦等遥远的在途。这下倒好,在库车(并不限于库车,只是恰巧在库车)收了这么多种奶啤,如果不是害怕一次喝完变成酒驾嫌疑,那必须要第一时间来个横向测评。

鉴于现在众多平台变态的审核机制,商品名字已全都去掉了。个人之前喝的是左手第二种,天某奶啤。但一轮五种喝下来,右一的某某奶啤奶味更足,甚至有些“齁得慌”,不过我喜欢这种浓郁的乳香回甘。

骑着小蓝游古城至少可以规避一些酷暑的折磨,打卡了非常有意义的“龟兹古国”唯一遗址——皮浪墩——皮浪即大象,像大象一样的土堆。龟兹古国,qiu一声,ci二声,不要像我这样一开始各种“gui一声zi一声”地喊。

皮浪堆默默地守候着时间的流逝,诉说着女儿国国王无尽悠悠爱慕之情——是的,这里就是唐僧经过的女儿国……虽然史学争论颇多,但是玄奘讲经在这里是实锤的信息,“恰巧看到全国只有女人”而殊不知“全国的男人恰巧在河对岸干活”。

如果不是之前查阅并积累了一些“西域36国”的片段式知识(参见附录),库车以至于之后的喀什等南疆多数区域,或多或少的会遇到一些“不明觉厉所以然”的尴尬。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某些原因,这些只是也仅仅只是存在而已,我想除了考古系学生之外,恐怕没人愿意太过驻足。

这个皮浪堆之所以能引起我的兴趣,也只是按照LP《新疆》里面设置的寻宝地图打卡而已,在一条宽阔马路的旁边,这个土堆见证了历史的沧桑,也还要继续见证车来车往,仅此而已,无人注视。

再唠叨两句“没意思”的——LP里隐含表达了对于古城拆建的无奈,在我这里又要再次+1。

即便作为最重要的库车王府前老街,也是冷清得吓人,只有路北一大大大片建筑工地偶尔传出个叮当响,街门面后身的巷道仅存一丝古意,准备进入照相,被一老汉摆手禁止,照人不行,照空旷的街巷也不行,多少有点无奈。

一路上遇到拿着手机挂着步行导航走得烦躁疲惫的人,在冷清的几个小商贩包围下的大门紧闭的清真大寺门口失望而归,我们依然也是+1的行列。

最后再说一个有意思的吧——到了库车,终于迎来了南疆旅行最大的困难——语言不通。

作为普通话标准发源地的承德人,基本到这里就是“出国”一样,餐厅里街头上,都是你听不懂的语言,商贩能和你简单对话,再多询问,双方只能尴尬笑笑。

窗口单位还算可以,不过当时被两个电话问及行程,真的是和日语N1听力难度不相上下。好在一路走来已经大风大浪了,三句话即可让对方安心——我做核酸了,我住某某旅馆了,我明天就走。

睡醒一觉突然想起一个鼎力推荐的地方—— 乌恰夜市 。如果你在库车只有一天的休整时间,一定把库车的夜送给乌恰夜市。当地维吾尔族朋友自家的夜市,好吃那是一定的,关键是特别有民族风情,至少……一句也听不懂,扫码付款就是了,超赞。(请不要和我提什么大馕城和啥啥啥太古里夜市,如果去太古里还不如飞去成都哈哈哈)

是的,这就是,有说被称为东方摩洛哥的,库车。

******来点刺激的分割线******

嗨起来!

还记得前面游记中,我再三叮嘱,如果你已经规划了温宿大峡谷,那么库车大峡谷和天山大峡谷都可以忽略不计。

温宿大峡谷,是一直纠结的存在。它最大的魅力里,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值得浏览,但这只是温宿大峡谷迷人原因的一半。

温宿大峡谷是允许自驾车驰骋沙漠的顶级体验,除了网络上各种关于陷车的传说,还有售票处签订责任书按手印等一系列复杂程序,然后就是景区区间车给你来个下马威——超大马力超高离地间距,这些柴油吞噬者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非大马力四驱车禁止自驾。

在一众陆巡途乐汉兰达帕杰罗的身影中,检票小哥给与了我的维特拉肯定的目光,并点头支持我们说——肯定没问题。是的,即便有问题,随时可以拨打的救援电话赫然在心,不就是450块救援费嘛。

事实证明,硬派越野家族基因给了维特拉强大的越野通过性,全程沙漠模式不挂锁,畅行无阻,即便在纯沙海地带,各种漂移沙冲不亦乐乎,只是有几次还是因为底盘低了一些,听到沙子在底盘装甲磨出沙沙声,有点揪心。

大峡谷天气多变,一旦有雨马上关闭景色最好的几条线路。我们在太阳高照下抵达三号线路,登顶时乌云四起,回来准备进入四号线路,迎面一个高大的越野皮卡上,黝黑的安全员给与我们立即回撤的手势,吓得我赶紧桃之夭夭。

五六七号线路受天气影响小,但也逊色不少,不过来回心提到嗓子眼儿的自驾,还是非常令人兴奋的。没有无人机,大概也拍不到沙漠里扬起一路沙尘的我。真的是太刺激了,如果你也恰巧路过温宿去喀什,也是四驱车,可以在这里撒点野。

******逛巴扎的分割线******

巴扎就是市场。或者说就是北方的大集。不同地方的巴扎有着各自不同的“正日子”,也就是巴扎日。当然像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已经异化为商场一样的存在,所以也不存在所谓的巴扎日了,但是南疆的巴扎可没那么好伺候。非巴扎日只是寥寥数人,到了巴扎日那真是宋丹丹嘴里说的“那真是人山人海……”

除了刚刚提到的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新疆还有另外几个著名的大巴扎(现学现卖)——

色力布亚镇乡村巴扎,周四巴扎日 (已验证) 。

和田玉石巴扎,周五巴扎日,也有说周日也是巴扎日。

于田先拜吃巴扎,周六巴扎日。

喀什荒地乡牛羊巴扎,周日巴扎日 (已验证) 。

喀什东巴扎,周日巴扎日 (已验证) 。

和田艾提卡大巴扎,周日巴扎日,据说已关闭,有待核实。

所以如果有长线南疆计划,恰巧又想规划好所有巴扎,还是有难度的,这里推荐分享一下:

1、从库车出发,经过温宿大峡谷,可以到巴楚县吃烤鱼,然后晃到色力布亚镇周四巴扎,再向喀什出发,这一趟,至少两天。

2、喀什两个巴扎一个周日搞定。牛羊巴扎上午去,9点开始,据说中午是高峰,但我因为要赶另外的东巴扎,所以十点半就撤了,这个稍后喀什攻略细说。

3、和田玉石巴扎周五晃一圈,周六开到于田赶吃巴扎,周日要么不死心的再去晃一圈玉石巴扎要么直接沙漠公路回库车——这条线路只是我的规划,未成行。

具体说一下线路1吧。

我们本来是这样规划的,但是因为有些工作的临时打乱,实际上我们从温宿大峡谷出来,到巴楚匆匆吃了一顿烤鱼,然后就直奔喀什拿边防证去了中巴公路。(上图不是巴楚县的烤鱼,但是大同小异。点餐时候的小姑娘说我们两个人吃不了一条鱼,我心里早有准备,打算猛吃加打包当夜宵,但是烤鱼上来后人已傻掉,如果不计后果地猛吃,一条烤鱼四个人吃绝对管饱)

所以我们实际行程中的色力布亚镇巴扎,是其后的某天单独从喀什出发往返色力布亚镇。但是这条线路规划我基本已经跑过所有路段,时间分配上没有问题。完全可以安心参考,重要的,一定赶上周四巴扎日。

色力布亚镇的乡村巴扎,不枉费喀什往复400公里的消耗。虽然肉眼可见的受到疫情严重影响,但是其规模以及乡土气息之重——放眼整个巴扎算上我们也就不超过10个旅行者——值回油价。

语言依然是最大的障碍,但是微笑是永远的通行证。很多东西只局限于价格的表达以及刷码支付成功的回馈,倘若问上名称或者进阶了解,南疆人民会热情的给你讲解一番,但是我们只能尬笑收场。例如上图,卖烟丝的老汉非要给我卷一根土烟,我说了戒了很久,他就很配合地高兴地让我照相,大概就是语言不通地神仙交流吧。

牛羊巴扎第一次见,很震撼,轰天牛鸣,买家卖家在激烈讨价还价,反正像我这样一个字都听不懂的就当他们在吵架吧。

其实喀什的荒地乡牛羊大巴扎和这里类似,不过只要你亲身逛过两个牛羊大巴扎,马上还是能体会到二者不同之处。比如……把羊绑成一排一排还是一圈一圈哈哈哈,这个在别处是看不到的,必须到人民中去,到当地人民中去。

多提一嘴,这里的人们是多么喜欢糖呢?一盆白糖加冰雪泥,一盆红糖加冰雪泥,在这里,不随身携带二甲双胍,对于血糖薄弱患者简直寸步难行。

南疆风景的确比北疆玩得少很多,但是有“人”啊!继续西行,那句“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就要破功了,突然间非常激动和兴奋起来,多少年前关于喀什古城的各种计划清单,马上就要一一划掉。

喀什,我来啦!虽然真实情况是三过古城而不入。

未完待续

附录:西域三十六国via度娘

(一)乌孙----现新疆伊宁市附近及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的部分地区。

(二)龟兹---- 现新疆库车、拜城一带。

(三)焉耆 ---- 现新疆焉耆回族自治县一带。

(四)于田 ---- 现新疆和田一带。

(五)若羌 ---- 现新疆若羌东南,罗布泊西北,离古阳关最近。

(六)楼兰 ---- 现新疆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罗布泊旁沙漠中。后改国名,为鄯善。现存有楼兰遗迹。

(七)且末 ---- 现新疆且末县西南,现有周围二十里古城兀立,墙垣断续。唐玄奘取经,在此停留过。

(八)小宛 ---- 现新疆且末臣河南,有人口只有一千五百多人,国家最小。

(九)戎卢 ---- 现新疆于田县南。

(十)弥 ---- 现新疆南疆策勒县东。

(十一)渠勒 ---- 现新疆策勒县南。(以上四个小国,全在现和田东部一带,均已被塔克拉玛干沙漠湮没)。

(十二)皮山 ---- 现新疆皮山县东南,藏桂附近,尚有汉皮山国城墟,当地人叫破城子。

(十三)西夜 ---- 现新疆皮山西南。

(十四)蒲犁 ---- 现新疆叶城东一带地方。

(十五)依耐 ---- 现新疆英吉沙东南东勒库尔依耐和蒲犁两国虽小,但是汉唐以来东西交通要道。唐玄奘从天竺(现印度)取经回国,取道于此。

(十六)莎车 ---- 现南疆莎车县,后被于田吞并。

(十七)疏勒 ---- 现新疆喀什市和疏勒县一带。

(十八)尉头 ---- 现新疆南疆乌什、巴楚地。

(十九)温宿 ---- 现新疆阿克苏和温宿一带。

(二十)尉犁 ---- 现新疆库尔勒、尉犁地方。后被焉耆吞并。

(二十一)姑墨 ---- 现新疆南疆拜城一带。

(二十二)卑陆 ---- 现新疆阜康县以北

(二十三)乌贪訾----现新疆离现玛纳斯北和昌吉附近。

(二十四)卑陆后国--现新疆阜康县东。

(二十五)单桓 ---- 现新疆玛纳斯东北。

(二十六)蒲类 ---- 现新疆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西北。

(二十七)蒲类后国--现新疆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西北。

(二十八)西且弥 ---现新疆乌苏县东南。

(二十九)东且弥 ---现新疆昌吉县以西。

(三十)劫国 ---- 现新疆呼图壁东北。

(三十一)狐胡 ---- 现新疆吐鲁番以北。

(三十二)山国 ---- 现新疆南疆尉犁县东。

(三十三)车师前国--现新疆吐鲁番交河城。

(三十四)车师后国--现新疆乌鲁木齐及附近地方。

(三十五)师车尉都国 现新疆吐鲁番东南。

(三十六)车师后城国 现新疆奇台周围。